建设工程

最高院: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否可以针对单体建筑分别计算?

案涉工程整体由承包人承建,虽然在具体建设过程中分为不同的单体建筑,但作为同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项下工程,承包人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无法准确拆分计算,故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不宜针对单体建筑分别计算,而应作为一个整体统一计算。...

最高院: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否可以针对单体建筑分别计算?

案涉工程整体由承包人承建,虽然在具体建设过程中分为不同的单体建筑,但作为同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项下工程,承包人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无法准确拆分计算,故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不宜针对单体建筑分别计算,而应作为一个整体统一计算。...

最高法判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不及于土地使用权价值,受偿时建设工程和土地价值应当分别确定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不及于土地使用权价值,受偿时建设工程和土地价值应当分别确定...

建设工程合同纠纷50问

建设工程合同纠纷50问...

最高院民一庭关于建工类案件 11 个问题的实务解答

最高院民一庭关于建工类案件 11 个问题的实务解答...

总价合同未完工的,已完工程价款如何认定

如果总价合同未完工,已完工程质量合格的,已完工程价款如何认定呢?参考最高人民法院观点和地方司法指导性文件及部门规范性文件,该情形下如何认定已完工程价款,主要有三种观点,即工程量比例折算法、工程款比例折算法和综合考量法。...

最高院法官会议纪要 | 发包人能否基于与承包人工程款支付方式的约定对抗转承包人的工程款请求权?

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合法有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未经发包人同意,将所承包工程转包给转承包人,属于违法转包行为。相对于发包人而言,转承包人仅系承包人在违反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情况下所使用的履行辅助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履行辅助人通常不能取得针对发包人的直接请求权。鉴于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26条[2020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43条]、《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已经明确了转承包人可以取得对发包人的直接请求权,故发包人与承包人合同中约定的能够对承包人行使的抗辩,亦有权对转承包人行...

最高法案例:发包人知晓挂靠事实,挂靠人可直接向其主张工程款

如果发包人在签订协议时知道挂靠事实,发包人与挂靠人、被挂靠人属于通谋作出虚假意思表示,则挂靠人和发包人之间可能直接形成事实上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挂靠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350号案件...

最高院:实际施工人是否可以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的请求权主体是承包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仅赋予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向发包人主张欠付工程价款的权利,并未规定其可以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故作为实际施工方不享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

建设工程挂靠施工对外民事责任的承担

建设工程挂靠施工,是指为进行工程建设,不具有相应施工资质的施工人(挂靠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被挂靠人)的资质,向被挂靠人交纳管理费,承揽工程并进行施工建设的行为...

分享

地产律师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0443号-4